“这身军装是我珍藏六十年的宝贝” !88岁老兵陈忠勇的故事

来源:三明市融媒体中心编辑: 查看数0评论0

11月23日,笔者慕名来到将乐县白莲镇天许村,拜访退役老兵陈忠勇。追忆从军时的战斗故事,想起牺牲的战友,讲起转业后投身家乡建设的历程,这位88岁老兵说,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,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,我们要倍加珍惜。

陈忠勇穿上军装,精神抖擞。

山海征战屡立战功

陈忠勇拿出一本泛黄的记功册,那是他60多年前在部队屡次立功的记录。

陈忠勇原名陈九斤,1934年出生。

1949年4月21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后,一路南下。5月14日,南平解放。当时将乐还没解放,活动在白莲的游击队动员青壮年参军,陈忠勇与10多位同乡一同走了四天的山路,到达南平,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,在南平军分区服役。

1949年8月1日,这是陈忠勇过的第一个建军节。当时条件艰苦,物资紧缺,部队只能包一顿洋葱馅的饺子过节。陈忠勇才15岁,正值身体发育,每天只能吃到两顿稀饭。尽管生活极其艰苦,却丝毫没有影响战士们勇往直前的战斗激情。

一天,陈忠勇所在的排行军经过南平夏道,遇到敌军的碉堡,敌军发现后,立马用轻重机枪轮番扫射。陈忠勇和战士们在排长指挥下,依托身边的田埂作掩体隐蔽,将碉堡包围起来。当时我方30余人,敌方大约70余人,双方兵力、武器装备悬殊。面对这种情况,排长心生一计,朝碉堡里的敌军喊话说大部队马上就要来了,劝他们放下武器投降。喊完话,敌军升起了白旗,并从碉堡里零零星星扔出几杆枪。我方战士不知是计,起身准备去缴械,就在这时,敌方的机关枪开始扫射,当场伤亡六七名战士。面对敌人的无耻行径,排长十分气愤,命令战士把迫击炮拿上来,对着碉堡连续开了三炮,一下就把敌军炸懵了,他们摇晃着白旗,大声喊着要投降。吸取了之前的教训,排长没有让战士们立即前去受降,而是静观其变。正当我方准备再次开炮时,敌人已把轻重机枪等都扔出了工事,排长这才放心,带着陈忠勇等战士缴了敌军的枪械。

记功册上写着“福建南平分区,1950年下半年,四等功,抓到一个国民党团副,剿匪不怕困难,不怕艰苦,积极宣传与发动群众……”老陈说,当时他在公安第三十八团九连,部队在尤溪、德化一带剿匪。

1952年下半年,陈忠勇在晋江县金井镇立了三等功。之后,他所在的公安部队奉命驻守福建海防前线莆田县南日岛。1952年10月8日,国民党“金门防卫司令”兼“福建游击军区司令”胡琏派特务化装成渔民,潜入湄洲湾外的南日岛,得知南日岛只驻扎解放军1个加强连的兵力,胡琏认为是偷袭的好机会。10月11日7时,胡琏指挥9000敌军,分乘10艘舰艇,在8架飞机的掩护下,突然向南日岛发起袭击,占领了南日岛。10月14日解放军解放南日岛,15日,陈忠勇所在部队1000余人奉命上岛增援。增援部队上岛后,日夜挖地道等工事。敌人发现后进行了炮轰,炮弹如雨一般,很多战友来不及躲进工事,有的被炸死有的被炸伤,昔日生龙活虎的面孔,再也见不到了。由于敌方经常性进行不定期炮轰,为避免伤亡,陈忠勇和战友们只能在地道里蹲守,历时4年之久,期间陈忠勇荣立三等功。由于地道阴冷潮湿,导致他得了风湿性痛风,至今肉类、海鲜都不能吃,且痛风经常发作。陈忠勇对此毫无怨言,而是为自己有幸参加保卫南日岛战斗感到光荣和骄傲。

投身建设无怨无悔

在部队,陈忠勇工作积极,学习认真,吃苦耐劳,进步很快,后来当上副连长。

1958年4月,陈忠勇被编入预备役军官,不久到龙岩市永定县重工业局湖山水晶矿任矿长,负责水晶矿的勘探、开采。

为了开采出更多的矿,陈忠勇主动学习探矿、采矿相关知识,常常早上吃完饭就亲自下矿,直到晚上才离开矿井。他顾不上矿里放炮的危险,一心只想多采矿。在他带领下,勘探并采出一处数量不菲的水晶矿,他立刻向上级报告,由于水晶矿不能见光,他迅速安排遮盖,并派人24小时驻守,一直到上级部门派人接收。他还积极从群众手中收购分散的水晶,为国防科技事业提供物资保障,直到1961年复员返乡。

回到家乡后,党组织安排陈忠勇担任公社武装部部长,由于种种原因,他毅然选择回家务农。1965年,在村民们推荐下,他在邻村古楼村担任村干部,后来连任三届村干部。那时,村民生活艰苦,他急村民所急,想群众所想,偶然的一个机遇,他从南平农科院弄了一串新品种谷穗,经过两年多的精心培育,终于试种成功,在白莲公社各个生产队推广种植,产量比原来翻了几番。由于成绩突出,他被评为县劳模。

陈忠勇育有两男两女,如今儿孙们都成家立业。大儿子在家务农,陪伴照料老俩口,小儿子在深圳经商,对父母也十分孝顺。他的外孙林志强从小爱听外公的从军故事,长大后,立志从军报国,如今在安徽武警部队服役。

“老兵永远跟党走”

回顾军旅生涯,陈忠勇说,我在部队服役13年,荣立三等功2次、四等功1次。

当年一起参军的老乡中,陈忠勇是年纪最小的,这些战友有的牺牲在战场,有的和他一样回了故乡,但老兵们大多已过世。

陈忠勇珍藏的记功册、预备役军官兵役证

说着,老陈从房间的一个大皮箱里拿出珍藏数十年的“宝贝”—— 一套55式军装和数枚军功章,衣服折叠得整整齐齐,领章和肩章都是用红纸包得严严实实。老陈告诉笔者:“用红纸包住肩章,可以使章的条纹不变色,我爱护这些宝贝就像爱护我自己的眼睛。”他兴奋地穿上军装,戴上军帽、军功章,让笔者拍照留念。他虽然年事已高,但还是坚持着站得笔直,声音洪亮,掷地有声:“老兵永远跟党走!”

通讯员  郑承光


推荐